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天白云的博客

健康是金 平安是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中毕业文革时期, 四年奋战广阔天地, 不卑不亢正直为人, 仕途生涯平淡无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时代的印记  

2010-06-07 21:15:38|  分类: 同学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时代的印记

——男同学的帽子 女同学的辫子

 
同学会的资料终于整理结束了,DVD光碟和资料书册马上就要和同学们见面了,我感到一阵轻松和满足。
闲暇之余,我又坐在电脑前,不由自主地打开了同学会的收藏夹,一张一张地翻看着向同学们征集来的老照片。虽然这些照片我已经看过多次了,但我仍是百看不厌。因为,在这些照片里,我读懂了一个个同学情深的故事,看到了同学们“当年分手风华茂,而今笑抿两鬓霜”的变化,惊喜地发现那个时代的印记    ——男同学的帽子,女同学的辫子。
在我们读高中的那个“红色”年代,一种军人情结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生活。男同学有一顶时髦的军帽戴在头上,那真是太神气了。我们从四个班的毕业合影照片中不难看到:男生们除了那一张张稚气而熟悉的面孔外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顶顶戴在头上的帽子;三班班主任曾祥林老师与他合影的8名男生,个个都戴着帽子;刘同玉等8位同学的照片中,就有7人戴着帽子;吴以芳等3人、费保俊等5人的照片里,也是人人头上都载有军帽;……。听石祥生讲:读高中一年级时,他一直戴着一顶仿制的军帽。直到二年级的下学期,他给在武汉军区工作的姑父写信,硬是要了一顶军帽。那时,军用品是不允许邮寄的,他姑父就把军帽裹在红枣里面,打成一个大包,寄到了曹市中学。石祥生收到那顶军帽后,还不知怎么高兴呢!至今,石祥生的书柜里,还保存着当年他引以为自豪的那顶军帽。

 

时代的印记 - 蓝天白云 - 蓝天白云的博客
头发自始至终就是不折不扣的美的使者,为广大爱美之士特别是女性同胞们彰显个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载体。在我们读书的文革时代,女孩子都时兴留一对长辫子,这在当时是一种象征着健康、积极、向上的麻花辫子发型,也是样板戏时代所崇尚的发型。你看:二班合影中的四个女生,每人都刻意地把自己左边的长辫子放在胸前;唐大慧和陈小兰在所在三班和四班的合影中,还学着《红灯记》中李铁梅的样子,把自己的长辫子,紧紧地用双手握着;在《曹中娘子军》的照片中,全校21名清雅纯洁的女同学,个个都有一对长辫子,特别是看到坐在前排的昌金秀、杨运莉、刘芝兰和刘时英那垂胸的长辫时,不禁让人想到了流行歌曲《小芳》的歌词: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善良。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……”。

梳着长辫,戴着军帽,小城镇的同学“听毛主席的话,跟共产党走”,高中毕业后,就下放到广阔天地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了。当时,我和石祥生都下放到了谢仁公社。石祥生下放在谢仁农科所,我开始下放到谢仁一大队,后来转到了府场公社。农村的日子里,在“虚幻的理想和严酷的现实”面前,我们咬着牙,怀揣自己的信念,接受着各种艰难困苦考验。同时,我们也相互牵挂,相互鼓励着。1974年的一天,石祥生给我寄来了一封信和一张画。他在信中这样写道:“说起来也算真巧,正当我在现实生活中亲眼看见一位女知青在农村茁壮成长时,无意中从报纸上看到了梁岩同志新创作的国画‘申请入党’,这真使我非常兴奋,不由得提笔学画,赠给了她这幅特殊的国画”。收到这封信和这幅画,无疑给了我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。在两年后的19767月,我在农村入党了。见面后,石祥生又问我:“你说那张‘申请入党’的国画中女知青什么地方最美?”我一时语塞。他接着说:“那就是她那种纯朴的气质,那双渴望的眼睛和那对羊角小辫子,真是英姿飒爽!”如今,这张“申请入党”的国画已录入了我和石祥生的《两地书》中。这也是我特别注意照片中女同学辫子的一个原因。

时代的印记 - 蓝天白云 - 蓝天白云的博客时代的印记 - 蓝天白云 - 蓝天白云的博客

 
渐渐地,大街上翩翩少年戴军帽的少了,妙龄少女留长辫的也不见了。记得我是在
80年代初剪掉长辫的。那天,我一个人在宿舍里,心血来潮地拿起剪刀,对着镜子,随着“咔嚓”的声响,我的长辫就剪掉了……。那一刻,我既感到轻松愉快,又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。随后,逐渐兴起的流行歌曲代替了单一的“样板戏”;男同学随着社会的发展,脱掉军帽后,留起了“小平头”、“分叉头”、“一边倒”、“背式头”和“趸头”……,真是既潇洒又帅气;女同学也松开了“麻花辫”,开始了“烫发”、“染发”、“拉发”、“焗油”、“倒膜”……,用自己亮丽的发型打扮着时代。这期间,我也赶过浪潮,但那种激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天天减弱了。而在近几年,我却又开始染发了,但那不是追赶时髦,而是“霜鬓”后的我对青少年时代的眷念和不服老的追求。
我们这代人,从戴军帽、留长辫的当年一路走来,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、短暂的智育回潮、知识青年下放农村、招工回城、拨乱反正、改革开放、干部上学再教育、行政体制改革等等变革。2005年底,我和石祥生也顺应改革的需要,提前退居了二线。有人说,我们这一代是变革中的一代:长身体的时候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;少年时代赶上了文化大革命;青春时期正是学习的好年华,又下放到广阔天地;该提干了又没有文凭;人到中年或是下岗或是退居二线;东拼西凑供孩子上了大学,可孩子毕业后找工作还是困难;一家人大半辈子的积蓄却不能为子女购房交上一个“首付”;等等、等等。但是,我们并不后悔,我们在感叹人生坎坷的同时,却得到了生命的启示。我们领悟到,正是因为我们这代人付出的比别人多,我们的人生才那么绚丽多彩。
今天,我们的帽子脱了,我们的辫子剪了,可当年的那种情结还在,当年的那种“帅气”、“秀气”和“自信”还在。我们为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代而感到自豪!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